首页 > 综艺 > 正文

小沈阳新片暑期上映:拒演小品因担心对不起观众

2019-03-23 00:39:19 编辑:李新 来源:大赢家生活网

无名心中嘀咕,越来越接近人类,越来越接近活物了,那只闪电猿猴仿佛是有自己的思想一般,足以可见那只闪电猿猴到底有多么可怕。“尉迟,刀来!”如果是之前,无名只怕也没有多少把握,但是现在开创出只属于自己的《观人经》之后,他对于各种秘技的了解有了极大的提升。

獐子洞内更显开朗,要是有光亮照耀的话,可以看到,自洞口向里而行,一条可数人并行长约二十丈左右的通道,弯弯绕绕中连通着三个洞室。“奖赏,就凭你?”无名冷冷的看着对方。

  许木村第一位女干部次仁卓嘎:一心一意跟党走

图为次仁卓嘎老人(右)和儿子次仁多吉聊天。记者刘枫摄

 

  身份背景:

  次仁卓嘎,女,生于1935年6月,现年84岁,山南市桑日县白堆乡许木村村民。西藏民主改革前,次仁卓嘎家有8口人,其父母为许木庄园的“堆穷”(人身依附于农奴主,承担农奴主劳役、杂役,并辅以帮工维持生计,社会地位比“差巴”更低),她和兄弟姐妹一出生就是“朗生”(农奴主的家养奴)。许木庄园隶属于旧西藏洛卡基巧(山南总管)下的沃卡宗,庄园管辖范围大致在今天的桑日县白堆乡许木村增期河两岸。

次仁卓嘎与次仁多吉在自家门前的合影。记者 刘枫 摄

 

  西藏民主改革以前,次仁卓嘎没有人身自由,从小在庄园干活,每年还要向沃卡宗上缴极其繁重的赋税。1959年民主改革后,次仁卓嘎获得了人身自由,分到了土地,住上了房屋。她于1966年入党,担任过许木村生产小组组长、妇女主任、村委会主任等职务。次仁卓嘎先后育有5名子女,现与儿子次仁多吉生活在一起,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

  3月,阳光照在嵯峨的沃德贡杰雪山上,皑皑一片;缓缓流淌的增期河如丝带般,泛着波光。循着河边的小径,一片白墙石砖出现在眼前,许木村到了。

  知道记者要来,次仁卓嘎老人拄着拐杖,早早在家门口等候。在她身后,门廊上“十星级平安和谐家庭”的红色牌匾十分醒目。

次仁卓嘎从儿子手中接过酥油茶。记者 刘枫 摄

 

  进屋坐下,次仁卓嘎老人一边招呼我们喝茶,一边向我们讲述她亲历的苦难与幸福。

  “像我这样的‘朗生’,一生下来就是庄园的私有财产。我们一家人窝居在羊圈里,一年四季就一件打满补丁的破氆氇遮羞;民主改革以前,我从来没穿过鞋子,冬天脚都冻烂了。吃的就更不用提了,每天就那么一丁点儿糌粑,从来没吃饱过,要不是阿爸阿妈上山挖野菜,我都活不到现在。”次仁卓嘎老人拿起一个小茶碗,给我们比划,在旧西藏,她每天吃到的糌粑连那个小碗都装不满。

  在那个黑暗的年代,许木庄园的20多户农奴每天像劳动机器一样,鸡鸣而起、戴月而归,劳苦不堪,不但换不回来一点回报,还经常遭到毒打。

  曾经的许木庄园在民主改革之后,用作村民的住房和村党支部的办公场所,现在仅剩的断壁残垣铭刻着农奴曾经的苦难。记者 刘枫 摄

  次仁卓嘎老人说:“有一次,管家让我去放羊,我那时候年纪小,贪玩,没有注意到羊群跑到田里啃了一片青稞苗。管家发现后,把我绑到树上,用鞭子不停地抽我,我脸上、身上全是血痕,从那以后,我见到鞭子、镣铐、棍棒之类的刑具就害怕。”

  “现在想想,那时候过得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算了,不提了。”次仁卓嘎老人感叹着,摆摆手,帽檐下露出灰白的发丝。那些辛酸的往事,于她而言,每回忆一次,就痛苦一次。

  “东边的乌云,不是补下的丁,总会有一天,乌云散去见阳光。”

  和那些被折磨致死的农奴相比,次仁卓嘎老人是幸运的。她说:“1959年的春天,我们等来了民主改革,等来了解放军。”

  解放军来时,次仁卓嘎正在田里撒种子。“我们当时很害怕,想跑到沃德贡杰雪山脚下去,但又不知道去了能干什么。解放军和工作队的干部,华仁青(音译)、王师傅和翻译员扎西把我们召集起来,告诉我们,大家自由了,以后不必给庄园主干活了,还要给我们分田地。”次仁卓嘎回忆说。直到家里真的分到了20亩地、20只羊和1头牛,并且从羊圈搬到了庄园的二层楼里,她才真正相信,自己翻身做主人了。从此,她便下定决心,一心一意跟党走。

  由于口碑好、做事勤快,次仁卓嘎得到了党组织和村民的信任,民主改革当年,次仁卓嘎就被推举为生产小组组长,成为许木村第一位女干部。1966年,次仁卓嘎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桑日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DD许木村党支部的一员。此后,她又相继担任了妇女主任、村委会主任,帮助村民种田、打水、拾柴、收粮食,受到一致好评。

  从吃不饱饭、地位最下等的“朗生”,到人人赞扬的女干部,次仁卓嘎的人生,在激荡澎湃的民主改革中,彻底改变。

次仁卓嘎正在擦拭家具。记者 刘枫 摄

  时代大潮浩浩荡荡,次仁卓嘎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1999年,家里盖了石头房,2008年住上了139.9平方米的安居房;家里先后添置了手扶拖拉机和摩托车;2007年,次仁卓嘎第一次走出山南,去了趟拉萨;儿子次仁多吉学了木工,成为村里藏式家具木工专业合作社的社员;两个孙子一个在福建上大学,一个在泽当读高中……

  次仁卓嘎说:“现在,我一年能领到7000多元‘三老’补贴,家里还有普惠性的农田、草场、护林等补贴,儿子做木工、外出打工也能挣钱,经济上没什么负担。”

  “2017年,我得了血管栓塞,在山南市藏医院住了半个多月,花了1万多元,光医保就报销了9000多元,基本没花什么钱。要在过去,庄园主才不会管我们死活呢!”次仁卓嘎感慨地说。她还告诉我们,她的眼睛患了白内障,视力不太好,医生检查后对她说,等病症再成熟些就能免费做手术了。

  历经岁月苦难,更知今日生活来之不易。次仁卓嘎是历史的见证者、民主改革的亲历者、新时代的受益者。如今,时值耄耋之年,她过上了安稳、幸福的生活,“多活几年,多享受享受现在的好日子”是她最大的心愿。

  春天的脚步渐进,柳树开始吐芽,在党的好政策下,次仁卓嘎的晚年生活还将更加幸福。(记者 刘枫 段敏 马静)

 

尉迟闯将此女往怀里一搂,其旋即将头靠在了尉迟闯的胸膛之上,接着两人相依相偎中,来到了大石之后,向着大石之外静静地看去。“禀告家主,属下的伤势已是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老一、老七的伤势也恢复得比较理想,只是老三那条胳膊还没有结好疤,时不时地还会流出些血水。

  她17岁学越剧,半路出家进东方歌舞团,专辑《甜甜甜》一天销量800万盒;如今再接戏只对量身定做的角色感兴趣
  李玲玉 上街听到《粉红色的回忆》,我会扑哧一笑

李玲玉的专辑基本都离不开一个“甜”字。

李玲玉儿子杰西。

李玲玉在《西游记》中饰演玉兔精。

《编辑部的故事》中的机器人角色,也是深入人心。

《编辑部的故事》中的机器人角色,也是深入人心。

除了做饭,李玲玉喜欢各种文玩。

  在韩寒执导的电影《飞驰人生》中,有一个最终被剪掉的熟悉身影,李玲玉。只留下一个名字“朱春娟”DD腾格尔饰演角色的女朋友。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只要说起李玲玉,大家就会联想到“甜歌皇后”,一首《粉红色的回忆》至今被人传唱。上世纪80年代,她凭借《天竺少女》红遍大江南北。从1987年到1992年的五年时间,李玲玉先后录制了《甜甜甜》《甜歌皇后》《甜妹子》《你漂亮我潇洒》等88张个人专辑,平均每张专辑销量都在百万张以上,其中专辑《甜甜甜》的销量更是在一天内达到了800万张。尽管曾刮起过一股甜蜜风暴,但李玲玉说,她在生活中并不是一个甜姐儿,“可能我长得甜,唱得甜,但我的性格、脾气、爱好都跟甜没一点关系。”

  如果你仔细看过她的五官,会发现李玲玉的眉眼中带着一股英气。在越剧众多小生流派中,无论是温婉儒雅的尹派、清新柔美的陆派,或是深情缠绵的范派都不适合她,唯有高亢激昂的徐派,一嗓子能捅破天那种最对她的脾气。

  1 苦练体形,皮带和肉粘一起

  李玲玉出生于上海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她从10岁就开始住校,后来喜欢上了越剧。当年北京红旗越剧团到上海招演员,李玲玉顶着父母的反对去应试,在五千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1980年,高中毕业后的李玲玉,正式进入北京越剧团,反串徐派小生,并接受严格的训练。

  17岁才开始学越剧的李玲玉,要比别人更下工夫。为了练体形,她长期在腰上束着皮带,结果有一次绑的时间太长,皮带和肉粘在了一起,她忍着疼把皮带连着肉一起撕下来。为了能把台步走得更稳,演员要在脚踝后绑两个沙袋,把重量往下沉,时间久了就像吸在地上一样。勤练三年,李玲玉成了越剧界有名的“小生”。

  1983年,李玲玉被调到东方歌舞团,那时团里已经有了几位非常有名的歌手,成方圆、朱明瑛、程琳。“我算什么,又不是科班出身,一个半路出家的人怎么能超过她们呢?”还在试用期的她,每天都会在舞台边偷偷看歌舞演员排练。不久之后,东方歌舞团有一个面向“亚非拉友好国家”的演出,老师想起了这个面容姣好的女孩,给了李玲玉一盒磁带,让她回去好好模仿里面的日本歌曲、印度歌曲和阿拉伯歌曲。

  回家后,她没日没夜地听,还学了日本舞、印度舞,三个月后,她成了晚会的焦点,变换着各个国家的服装和语言载歌载舞。第二年,东方歌舞团就为她录制了个人专辑《东方新秀李玲玉》。也是从那时起,很多人听到了李玲玉的歌声,并喜欢上了这个甜美而清爽的歌喉。

  2 最红的那段日子,也最煎熬

  从1987年到1992年,五年的时间,李玲玉连续出了《甜歌皇后》《甜妹子》《甜甜甜》等88张个人专辑,每张专辑销量都在百万以上。专辑《甜甜甜》磁带销量在一天之内高达800万盒。也是从那时起,李玲玉成了当时最火的女明星,音像厅、书店到处都挂着她的宣传海报,走到哪儿都有人叫她“甜妹子”,每天都有无数观众给她写信,给她团里打电话。

  这一段最红的日子,却也成为李玲玉最煎熬的时期。当时的专辑并不是东方歌舞团为她录制的,团领导也找过她谈话,“东方歌舞团演员在外面唱《粉红色的回忆》像什么话?不要再接外面的录制了”。这让李玲玉陷入两难,“从我的感觉来说,歌曲都是一样的,有这么多人喜欢肯定有它的道理,但在那种环境之下我说不出,觉得拉了大家后腿,对不起他们。”

  急于跳出“条条框框”的李玲玉向东方歌舞团提出辞职。之后她主演了《西游记》《红楼梦》《编辑部的故事》等影视作品,还上了春晚,做了中央电视台的特约主持人。

  虽然已凭借“甜歌”红遍大江南北,但30岁的李玲玉不想再做甜姐儿,想唱成熟女人的歌。1993年,她推出转型之作《女人心绪》,但李玲玉的“甜”在观众心中早已根深蒂固,新专辑的销量并未获得预想中的成绩。顺风顺水的李玲玉也因此跌入人生低谷,患了抑郁症。

  如今,李玲玉把这段经历视为一种磨炼,“成长的时候遇到过很多挫折,迷茫过痛苦过,也抑郁过。但我还算刚强,走了弯路,但最终还是根红苗正。”

  3 性格又直又倔,跟“甜”一点都不搭

  如果说唱歌的李玲玉甜度是100%,那生活中的她甜度就只有0。

  回忆起小时候,李玲玉记得家门前是成片的梧桐树,她总是随着哥哥们爬树,爬上去就不下来,坐在树上看小人书,做功课,打弹弓。

  两个哥哥在前面打架,她在后面帮忙扔石头,任谁也不敢欺负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假小子。

  虽然李玲玉是地道的南方人,但性格豪爽,“我的性格又直又倔,哪有一点甜的感觉?”她说,如果只是面带微笑坐在那儿不说话,别人会感觉她特听话、特甜。但是,她的性格跟“甜”根本不搭界。“如果你比我好,我会一边假装没事,但心里很生气,一定要超过你,我会把心里的不服输变成一种动力。”

  如果她决定做一件事,谁劝都没用。就算撞了墙,下次她还撞,直到撞出一条血路为止。“用现在的话说,人生就是不断地折腾,要不哪有精彩?”李玲玉认为自己是一个永无止境不知疲倦的人,永远都停不下来,就算再累也还能做顿饭。

  她总是挑头带着大家一起玩,一起闹的那个人,哪怕是朋友请她吃饭,但最终付款的往往还是她。李玲玉就是喜欢当那个“罩”着朋友的“老大”,身边的朋友不分男女,不管长幼都爱这么称呼她。

  4 一进厨房就兴奋,做饭是种享受

  成年后,李玲玉总是会梦到童年时家附近的小桥流水,“我家旁边的小池塘里有很多大闸蟹,黄蚬子和螺蛳,地上长着马兰头,都是能吃的东西。我小时候就爱吃螺蛳,爸爸把它们养在家里,养干净,炒了吃,很美味。”

  那时候物质匮乏,大家都过得很苦,不像现在想吃什么都有。回过头来看以前,李玲玉会觉得今天的幸福生活很不易,所以每次当她回到家,都会给父母、哥哥做几顿可口的饭菜,他们也会很享受。

  李玲玉喜欢一边做菜,一边听音乐、喝着红酒,她认为做饭是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如果忙碌一整天回到家有一顿可口的饭菜,心情一定会愉悦。所以,每次儿子杰西打电话说要回来吃饭时,李玲玉一定会跑去菜市场买新鲜的食材。

  “虽然我做的菜不太好看,但是吃过的人都说特好吃。我是属于一进厨房就兴奋的人,觉得一顿美食可能让人心情愉悦。”李玲玉是一个生存能力特别强的人,她觉得世界上可以没有任何东西,只要有厨房就行,同时她也是一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活了大半辈子,只有生活好,才会对一切都好。”

  儿子

  经历叛逆期后成了朋友

  你问她这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是什么?李玲玉说是儿子杰西。

  她在微博上经常晒儿子的照片,身高1.92米,是个帅气的混血儿,也是被圈中人虎视眈眈的一枚硬核小鲜肉。聊起儿子,李玲玉一脸陶醉,“他人又高又帅,唱歌好听,网球也打得好,拿过很多冠军,辨识度实在太强了,很多演艺公司都想签他。”

  在李玲玉眼里,儿子16岁之前一直是个懂事、听话、善良的孩子,他不懂花钱,每次都把钱存在钱罐里,出门也有司机接送。因为儿子太单纯,李玲玉对他一直实行保护主义,只是告诉儿子要懂得感恩、善良,并没有教他男孩遇到“青春期”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想着他18岁上大学再去面对。

  然而,叛逆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17岁的杰西因为一次同学聚会爆发了。他回到家很生气地说被同学嘲笑什么都不懂,是个妈宝男,自从那次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儿子开始顶嘴,两人开始争吵,杰西也差不多有一两年的时间不怎么跟李玲玉说话,“哎呀,我心态都崩了,那段时间难受得想跳楼。”

  李玲玉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儿子,于是改变自己,这几年不断在自我调整,学会去赞扬他,从侧面给他建议反而和儿子成了朋友。

  李玲玉也一早为儿子铺路,常常带着儿子去节目录制现场,让他到北京电影学院大师班学习了三个月,但杰西说:“妈妈,我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现在儿子在加拿大一所大学学习金融管理,李玲玉选择支持儿子的决定。

  她想起自己从小学艺,就算父母千百个不同意也没法阻止她,倔强得要去北京闯出一条路来。如今儿子也和她当年一样倔强,她也不再干涉孩子的决定。“我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受了很多委屈、挫折。但我这人的信念是,做事情就要做到底,给我儿子树立榜样”。

  现在儿子长大,李玲玉也有更多的时间忙自己的事业。三年前,她跟朋友在上海开了文创公司,一个公司做剧本研创,还有一个影业公司,做自己研发的剧本。她想着以后可以一边唱歌,一边写剧本,一边还能做制片或者再演戏。三年下来,初见雏形,一切已经进入轨道。

  《西游记》

  “玉兔”形象太经典,难以超越

  李玲玉第一次“触电”是86版《西游记》中玉兔精一角,当时杨洁导演到东方歌舞团选人,看到李玲玉能唱能跳,不仅形象好,那一双大眼睛也生得很灵动,就选定了她。但《西游记》的拍摄条件非常苛刻,对第一次演戏的李玲玉来说,是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当时只有摄像王春秋一台摄像机,一场戏得演几十遍,远景、近景、特写全都用这一个镜头,我需要无数次地重复表演,让我哭一次两次还行,哭十几次哪还有眼泪?而且在舞台上演戏感情都是连贯的,但拍戏的顺序打得乱七八糟,这戏要怎么接?但最后都克服了。”

  《西游记》火了之后李玲玉才觉得自己演了个这么重要的角色,“那时候‘玉兔’就是我的代名词。”之后有不少人邀请李玲玉拍戏,但她接得很少。“因为玉兔精给观众的印象太深,是我难以超越的经典,我觉得我演什么都不行了。”

  1992年李玲玉收到导演赵宝刚的邀请,饰演《编辑部的故事》中的“女机器人”,李玲玉想着反正就去一周,又是同期录音也挺快的。“但我没想到摄影棚里会那么热,夏天还穿一套呢子衣拍,电风扇都要关掉,真的是零上四五十摄氏度,热得我一直在滴水。”虽然辛苦,但李玲玉觉得挺好,还演了情景喜剧。

  新鲜回答

  新京报:如果现在有一些影视邀约,你怎么判断对它是否感兴趣?

  李玲玉:其实一直有影视剧找我演,但真要我演一个角色,就要让编剧跟我聊,你感觉我的脾气性格是怎么样的,就写到里面去,为我量身定做的角色我才会喜欢,演起来也得心应手,不是说随便缺一个角色才想到找我。

  新京报:你怎样平衡自己这些身份呢?唱过歌,跳过舞,当过主持人又当演员。

  李玲玉:我这人就是个不服输,什么都想去尝试一下。我不认为我在每个行业里面都是最好的,但综合来评价自己,闪光点还挺多。

  新京报:生活中有什么兴趣?

  李玲玉:我的兴趣很多,喜欢淘石,绿松石、翡翠、文玩等我都很喜欢。也会经常对着电视学一些我不会做的菜,用本子记下来。我还想弄个自己的小会所,专门接待我的这些亲朋好友,累了就过来,我做饭给他们吃。

  新京报:你去KTV会唱什么类型的歌?

  李玲玉:我很少唱我自己的歌,一般都唱跟自己不搭的,比如韩红的歌或者唱京戏。我唱得不多,就在旁边给他们打拍子,甩着铃铛给他们伴奏。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也不招人烦,反正跟我接触的人都蛮喜欢我的。

  新京报:如果在公众场合听到《粉红色的回忆》,你会有什么反应?

  李玲玉:一笑。听得太多了,这首歌简直是广场舞必备,经过时我会扑哧一笑,但还是觉得挺亲切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杨畅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既然你入了门,那么我就要给你们讲一下藏星峰的规矩,我们的规矩很简单,不许欺师灭祖,残害同门,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可以注意的!”白剑松解释说道,“现在藏星峰上下一共有五个弟子,算上你就有六个,算上师傅,一共就是七个人!”“恭喜家主将《剞劂刀法》第三式前刺后抹修炼至大成境界,没想到家主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之内,就能取得如此之伟大成就,尉迟自愧弗如,佩服之至!到底是有多么恐怖的高手才能轰爆星辰。

© 2018 大赢家生活网版权所有 大赢家生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