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 > 正文

英国《金融时报》: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缘木求鱼

2019-02-18 16:55:54 编辑:吴靖雯 来源:大赢家生活网

“轰!”长箭瞬间在地上轰出一条巨大的裂缝。血衣公子暮色阴冷的看着无名,一声长啸,长矛都懂,像是一条长龙散发着血色的光芒,镇压八方,横压了下来。不过突破到了《霸体诀》第七层,无名的战斗力何止提升到了十倍,原先还要小心翼翼的防着这些闪电人天兵,但是现在根本不用,因为他们已经伤不到他了。

光芒明显比上次吞噬血皇印的时候还要更加耀眼一些,无名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因为他知道,天辰镜又恢复了一些,应该说不是天辰镜,而是天莫。“当!”赤天只得迎了上去,这个时候他不能有丝毫的示弱,他在猜测无名,是不是也是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这样硬拼他不好受,他才不相信无名会有多好受。

  新华社重庆2月18日电 题:啃下扶贫“硬骨头”DD重庆中益乡驻村第一书记们的扶贫故事

  新华社记者李松、黎华玲、伍鲲鹏

  新春正月里,村民黄德华家的院坝前围满了群众,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中益乡光明村最新一场群众院坝会开场了。

  院坝会由驻村第一书记谭祥华主持。贫困户余修培说,去年10月份靠着易地搬迁补助,一家人搬下山,住上了新房,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改善生活环境,干部们还得继续努力哟!”余修培一席话,引得大伙儿哈哈大笑。

  别看现在的院坝会气氛轻松,在1年多前,情况可不是这样。

  中益乡是重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山高坡陡、土地瘠薄,贫困发生率高。为了啃下这一扶贫“硬骨头”,重庆专门下派驻乡扶贫工作队,各村配齐第一书记,帮着村里搞规划、建项目、促脱贫。

  全兴村第一书记刘亚平发现,全兴村过去遗留了低保、危旧房改造等民生问题没有解决。“要获得群众信任,走进群众心坎里,不先解决这些遗留问题可不行。”为此,驻乡工作队决定各村第一书记与乡、村干部一道进村串户,通过田坎会、院坝会等形式收集群众意见诉求。

  “1年多来,乡里先后开展了3轮走访排查,累计整改问题700多件。”中益乡乡长谭雪峰介绍,特别是乡里有近半群众生活在海拔千余米的高山上,房屋不少是土木结构,有的已破旧不堪。乡里多方筹资,通过易地搬迁、危旧房改造,已基本解决贫困户住房安全问题。

  助推扶贫产业发展是第一书记们的一项重点任务。最近一段时间,华溪村第一书记汪云友一直忙着下乡收蜜,晚上十一二点回到村子是家常便饭。“中益山清水秀,生态好,产出的蜂蜜每斤能卖150元,只要群众能致富,自己累点也值得。”汪云友对记者说。

  中益乡土家族世代有养蜂的习惯,但过去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销路一直没打开。如何才能盘活这一“沉睡的资源”呢?汪云友等人想到了引入龙头企业,向农民传授规模化、标准化的养蜂技术,并通过电商平台打开市场。

  同样是养蜂,如今大不同。在中益乡一片山林里,整齐摆放着蜂箱,四周装上了摄像头。“通过网络定制产品,市民缴纳认购费、管理费后,便可获得蜂箱1年的收成。而且通过摄像头实时观看,保证蜂蜜品质不打折扣。企业负责配送到家,产品销售情况很好。”乡里新引进的企业五度农业公司与近150户贫困户签订中蜂代养代销协议,每年还能根据销售情况分红。到2018年,中益乡已发展中蜂8000群,蜂蜜产业成为“甜蜜”的骨干产业。

  在扶贫政策支持下,中益乡农户谭文良成了蜂蜜产业的参与者、受益者。他给记者算了笔账,全家四五十群蜜蜂,一年的蜂蜜收益有八九万元。

  为增加群众长效收益,各村第一书记更是没少想办法:华溪村重点引导农户以土地入股发展中药材、有机水稻,对缺技术、缺劳力的农户实行“代种代管”“联养合作”;全兴村则想挖掘生态资源,鼓励农民与企业合作,共同发展乡村民宿……各种措施持续发力,不断巩固扶贫成果。

连圣境高手看到了都要绕着走,所以一些大型的战场,一般人甚至都不敢靠近,就是因为怨魂太多了,一只两只或许不怕,但是如果是成千上万,甚至是几十万,上百万朝你扑过来的话,任谁都要害怕。穆胜杰的目中无人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连无上府主的面子都不怎么管,府主留给无名,但是他都敢说带走就带走了,虽然对于无上府主来说,可能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穆胜杰的目中无人由此可见一斑。

  周末侃

  一片树叶不能独自变黄

  张静雯

  观察演艺圈数年之后,我对该行业的“尬吹”风气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也难免不时被闪一下。比如有一次,读到一篇宣传某花瓶女演员的文章,说“演技巅峰永远是下一部戏”,立马就惊了:小姐姐,咱怎么也得先拥有演技,再考虑巅峰的事儿吧?

  不过,你可别小看这些徒有流量的明星,他们谁还没个“国际奖项”傍身呢?只不过,单是“伦敦华语电影节”“意大利中国电影节”这样的名称,就能让人嗅出猫腻。

  自娱自乐的把戏,大可一笑而过,认真你就输了。可当正经八百的博士学位也被拿来点亮明星光环,事情就起了变化。

  演员博士翟天临日前出来道歉了。作为演艺圈为数不多的博士,翟天临前脚刚喜提北大光华学院管理学博士后录用通知,后脚就喜提一连串质疑学术造假的热搜,最后只好低头示弱,申请退出博士后工作。

  老实说,最初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之后,最困惑我的问题是:现在的演员怎么也这么执拗于学历了?本专业的博士念完还不够,非要再跨界做个博士后,他们的行业,好像不考核这项KPI吧?

  说来也不奇怪,演艺界似乎有这么个“门派”,酷爱扮演“文化人”,主要表现包括把微博字体改成繁体字、抄录伪名人名言等等。不愿意舍弃密集的工作、潜下心读书学习,又有“两开花”的精神追求,想来想去,只有这种捷径可走。

  翟天临那点儿事儿,是大家吃到快反胃的开年大瓜,前情提要就不用说得太细了。

  起初,一个粉丝出于单纯的膜拜,问翟天临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上搜到。没想到,翟博士下意识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牵扯出背后的草蛇灰线:翟天临没达到博士毕业的硬指标,即在C刊发表论文,但却顺当毕业了;唯一可查的已发表论文,区区三千字,至少40%都是抄的;再往前追溯,翟天临的硕士论文查重结果也不容乐观。

  在“博士的诞生”这档“节目”里,翟天临简直开挂,冲破重重硬伤,一路“带病通关”。

  很多人借翟天临一事反思学术评价体系,反思唯论文的考核标准。这些都很正确,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抄袭不可恕,和考核标准无关。再说,在翟天临的处境里,层层考核几乎悉数失守,不管规则长啥样,他应该都能轻松绕过。

  可翟天临还是让我不自觉地想起南京大学前博导梁莹。梁莹是典型的唯论文评价体系下开出的奇葩,靠着炮制大量论文,她高效晋级,迅速斩获包括青年长江学者在内的头衔。尽管在学生间恶评不断,但要不是去年被媒体发现心虚撤掉大量已发表论文,她还安稳地做着教授,享受光环加持。

  “翟博士的诞生”和“梁博导的诞生”,走的是全然不同的路径,但却都显示出了赢者通吃的特征。梁莹“赢”在炮制论文的过人“天赋”上,步步为营,说白了靠的都是这项单一技能,然而这谈不上真才实学。至于翟天临,他的技能条本和学术无关,却仅仅凭着那点明星效应一路绿灯。

  你说和他们相关的学校、机构,当真对他们的真实水平一无所知么?对那些东抄西凑的炮制伎俩,当真蒙在鼓里?各怀心事,各取所需,大家都开心,何必要戳穿。

  “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用教育部的回应解释纪伯伦的这句诗,就是“不能只查翟天临”。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翟天临的这场“大戏”里,最惹眼的并不是翟天临,而是他无意中“引爆”的那些事。

  如果只说一句“贵圈真乱”,就消解了严肃的本质。哪个圈子都不是独立而封闭的,蝇营狗苟诞生,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公平都会被蚕食。

  对了,你可能注意到了,前文提及翟天临的道歉声明,我用的词是“示弱”,因为字里行间读不出多少道歉的意思来。绕来绕去,就是不坦白承认学术不端,连他抄袭的对象,也被暧昧地模糊成了“被我影响的相关论文作者”,可以说很油腻、很“社会”了。

  很多时候,“油腻”与“社会”,恰是很多人混得风生水起的通行证。愿这张通行证早日作废。

无名虽然没有听到众人的评论,但是在他放出地一千道法则的时候,那一刹那他能感觉到许多道强横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犹如是刀子一般,能将人生生剜出一个伤口。看着那人消失的身影,无名不由得暗自吞了一口口水,这些人确实不愧是疯子之名。无名的身上依然有着一些残留的气息,刚刚突破进入圣境,还有些气息没有散去,还没有控制到最好,一下子就被角木蛟发现了。

© 2018 大赢家生活网版权所有 大赢家生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