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正文

“小霍金”张济凡高考斩获646分

2019-01-23 08:06:04 编辑:郑瑞璟 来源:大赢家生活网

“老朽因为特殊的原因不能离开这里,因此想拜托两位小兄弟往我去完成一件事情,事成之后,自然有天大的好处!”守墓老人声音平淡不带一丝波动。他一头栽进了泥沼之地中,雨水浸泡住了整个身躯,这一次却没有像之前那样腐蚀着姜遇的肉身,似乎早就对他失效了一般。看样子拍卖行大掌柜他们还是不精通药材药效,用这么粗劣的方法包裹地老的话,储存起来的地,老岂不是要早早就失去老它的药效。

不过他也没有抱多大幻想,其中最贵重的应该是壁画,然后就是冰玉帝寝,其他天骄取走的东西中也极有可能是难以察觉的神藏,只有他收取的这些东西十有八九是废品。3.下辈子我要做洋葱,谁欺负我,我就让谁泪流满面。

  教育部出台艺考新政,文化课要求显著提高DD

  艺术人才需要天赋,也需要扎实的文化素养

  又是一年艺考季。各大艺术院校的考场前挤满了青春洋溢的面孔。对于即将到来的笔试,他们紧张不已DD有的艺术院校考“语数外”“文史哲”,有的考“文科综合知识”。人们印象中注重特长、注重个性的艺考出现重大变化。

  记者走访调查发现,“文化课要求显著提高”已成为2019级艺考生面临的一大挑战。

  2018年年底,教育部发布了《2019年普通高等学校部分特殊类型招生基本要求》(以下简称《要求》),对2019年高校艺术类专业招生提出一系列改革要求,其中就包括提高文化课录取分数线。此外,还有哪些新政将改变艺术人才的选拔?这些改革要求,反映了怎样的招生趋势?同时又产生了哪些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梳理。

  1.文化课提分DD高于二本线的70%成为“硬门槛”

  “今年艺考特别重视文化课。”来自江苏的艺考生小卢目标是编导专业,从高一开始,她就关注几大艺术院校编导专业的考试内容。参加完中国传媒大学、浙江传媒学院的考试之后,她的感觉是:“很多学校会把文化课当作基础。最明显的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初试,直接就是文化课的笔试,做下来感觉不轻松”。

  记者注意到,《要求》进一步提高了艺术类专业高考文化课成绩录取门槛,以未合并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为例,艺术类本科专业高考文化课录取控制分数线,在原则上不得低于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的70%。

  高于二本线七成的“硬门槛”,对艺考生们来讲仅仅是“最低要求”。记者注意到,各大院校艺术类专业方向内部的文化课要求也相应提高。院校官网公布的招生简章显示,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戏剧导演方向、演出制作方向等共计8个招考方向的录取分数线较以往有所提升;北京电影学院从2015年开始提高文化课要求,文学系、导演系分别提高到本省一本线的75%、70%,录音专业提高到90%;中国传媒大学也规定所有艺考生都必须参加初试环节的文化素养基础测试,分为语数外和文史哲两种类别,考生可自主选择其中一类参加。

  “诚然,艺术类人才需要天赋,但更需要扎实的文化素养基础作为支撑,否则犹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国家一再强调提升对艺术类考生文化素质的要求,这是尊重了艺术类人才培养的规律,而且更体现出本土的文化底蕴和内涵,唯有如此才能培养出真正优秀、有创造力、有影响力的艺术人才。”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党委书记曾祥敏表示。

  更多观点认为,提升艺考生文化课要求,举措应该更为细化。“我认为提高艺术类的文化课成绩,应该分专业。有一些专业,比如音乐、舞蹈、美术,它强调技能和天赋,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练习基本功,对文化课要求过高是不现实的,毕竟学生精力有限。但另一些专业,比如影视编剧、导演、艺术理论,入校前的专业水平不需要太高,都是入校之后再培养。这些专业就要强调学生的文化基础和艺术感觉能力。毕竟,学会了技能技巧,到底能出什么样的作品,拼的还是文化修养以及对社会的认识深度,只有文化根基深厚才能走得更远。”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副教授刘德濒表示。

  “对文化课的要求,我觉得应当有一个区分,根据院校对艺术人才的培养目标,我认为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普通艺术院校,它更多是培养艺术的从业人员,还有一部分是比较顶尖的高校,更多是挖掘做艺术家的可能性。未来改革可以给学科底蕴更加深厚的院校以更多自主权,而其他学校应更倾向于对学生基础素质的考查,这可能是比较理想的状态。”北京湃乐思教育联合创始人陈晨表示。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马陆亭认为,经过九年义务教育、普通高中阶段教育,学生应当能够达到一定的水准,具备一定的素养。而文化课成绩在一定程度上是这种素养的反映。反过来说,只有达到一定的基础,才能更好地完成之后的教育阶段,如果过多降低文化课的要求,确实会产生一种缺陷,可能对人才的未来成长不利,所以提高文化课要求反映出更加关注人的成长的改革趋势。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王烽也认为,此次新规凸显了对公平和“一根准绳”的需求,而今后的改革应当进一步扩大高校自主权。“对于进入高校学习的学生,大学应当有基本的门槛,国家确实应该有一个基本要求,但是不能因为专业课突出就降低文化课要求,应适当赋予高校在降分录取方面的权力。”

  2.省考得到强化DD省考、校考关系有待进一步理顺

  “我主要关注北京和南京的学校,最想考的是中国传媒大学文艺编导专业,但中戏和北电也想去拼一拼,免得留下遗憾。”小卢向记者透露。

  抱着同样心态的考生和家长不在少数。今年艺考季,“艺考生”App瘫痪、“名校扎堆报”的问题饱受诟病。“报名难是因为很多学生考完了省考,就扎堆到有校考的一流艺术类高校‘试试运气’。”陈晨表示,这一现象与“艺考新政”有一定关系。

  记者梳理发现,《要求》中除了对艺考生文化课要求提升外,校考受到了更多“限制”,省考的地位得到强化。《要求》指出,除北电、中戏为首的30所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部分艺术类本科专业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2019年高校美术学类和设计学类专业一般不组织校考;2020年起使用省级统考成绩,不再组织校考。艺术类专业点设立不足四年的高校,凡省统考涉及的专业,一律不得组织校考,应直接使用省级统考成绩。

  校考和省考到底是什么关系?记者注意到:北电、中传等院校都在招生细则中明确提示考生,只有省考合格才能参加校考。“我们招生时不拿省考成绩做参考,但是招生简章要求考生必须参加省考,并取得合格证。学校在录取学生时,如果考生没有取得省考合格证,投档会受限。”刘德濒坦言。

  记者从陈晨那里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之前带过的一位辽宁考生就遇到了因为未参加戏剧影视导演方向的省统考而不给放档的情况”。

  “省考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初步筛选的作用,但也有诸多需要完善之处。现在大部分学校都承认省统考,这样更显公平,同时也节省学生时间,但有些欠缺针对性。”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副院长、录音系主任胡泽表示,“这几年我们学校报考的人数急剧增加,今年比去年翻了将近一番,所以肯定希望省考能帮助高校筛选,降低校考的压力。我们不排斥省考,只是觉得其针对性不强。因为省考对具体某一个省来说具有需求,但并不一定能够针对每个艺术类学校的培养目标进行设计,而校考更看重学生未来的发展潜质,是否与专业培养方案有一致性。在我们的面试中也发现一些考生虽然艺术等级很高,但没有灵性、没有乐感、节奏很乱,如果只保留省考取消校考,就体现不出这一针对性。”

  “目前各省的省统考不统一,考法不同,而且考核内容和高校的需求存在脱节情况。比如辽宁省的省统考有戏剧影视导演,实际上考查的是其中表演的方向,而中传、北电的这一专业实际上是需要扛摄像机的,却又规定考生必须通过省统考,所以辽宁考生必须去考‘表导’方向。”陈晨表示,希望今后能改进考试的方式,使其和大多数高校的需求更加贴合。

  “我认为要求全部艺考生统一参加省考,欠缺灵活性。很多考生的目标是独立招生的院校,那么,省考成绩对他们来说是无效的,因为校考还得重新考。赶到省会城市考试,会让考生徒增很多精力和费用的负担。所以我认为,这个机制应该更灵活,让那些明确了目标院校的孩子轻松一点。”刘德濒说。

  既然还存在诸多弊端,为何要强化省考?记者观察到,艺考校考的公平性一度受到公众质疑,可能也是“新政”强化省考统一性的背景之一。此前艺考校考一度有“灰色产业链”产生,诸如家长想方设法找关系,辅导老师、招生中介牵线搭桥收“黑钱”,“面试官”收“过关费”,并通过考前办班泄题、考后追加招生名额等方法索贿“吸金”等现象时而见诸报端。马陆亭认为,此次对高校艺术类招生的政策调整,体现出艺考的进一步严格,有利于保证高考的严肃性,也体现了公平。“我国是一个教育大国,政策的公平应当是第一位的,首先需要保证考试制度的公平。”

  有专家提出“收归自主权”的做法,能否真正解决问题?可能也存在疑问。某教育学家对记者表示,艺考乱象并非一定要依靠“上收权力”来治理,“学校可能确实存在一些自律性不足的问题,但艺术类考试是着眼于培养艺术类专业人才的,甚至是培养未来艺术家的,而越是艺术的越是个性化的,学校最能够判断学生的潜力。可能我们现在的改革还没跳出‘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循环,怎样通过考试筛选出有艺术感觉的学生,还需要完善相关制度,让高校得到有效监督、形成自律。”

  (本报记者 周世祥)

闻言后的大杨立突然收住了向前冲的身形,急停顿住的身体,连忙朝着那件物什飞去,因为他已经从这件东西之上嗅到了地老的气息。虽然他还是通过拍卖会第一次见到了树叶形状的地老,但是因为心中急切想得到他,所以他已经在包厢当中隔着老远便记住了这片树叶的气息,为了得到它,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一行五人眼见此种情形,自然也是毫不停顿地继续向前。

  《青春有你》张艺兴“塑普”听懵众人 蔡依林变“问题”少女

  爱奇艺青年励志综艺节目《青春有你》即将播出,以张艺兴为首的“魔鬼”导师团也准备就绪,即将进入“虐练”倒计时。不过,众多青妹早已“先发制人”,把节目提前尝鲜的花絮扒了个遍,深入了解了导师团的性格:青春制作人代表张艺兴长沙“塑普”自如切换,听懵众人;舞蹈导师蔡依林首当导师,秒变“问题”少女。然而导师团严格的考核标准也是相当“可怕”,网友只好在线为训练生打气,“Q1DD冲鸭,大家要努力向导师们学习,升级自己啊”!

  张艺兴“用实力冲向最灿烂的青春” 李荣浩教你如何“唱活音乐”

  近期曝光的青春制作人代表宣传片,引发网友的热烈讨论。影像中形象地描绘了张艺兴,从默默无闻的训练生成长到如今青年榜样的心路缩写。追梦道路上,面对的不仅有荆棘丛生的阻碍,也有流言蜚语的攻击,还有无法突破的实力瓶颈……最终,张制作人用强大的实力破茧成蝶。而他曾经历的这些,也即将成为训练生攻克的关卡。面对这条艰难的晋级路,片中张艺兴也给出了明确的回答DD“越努力越优秀”!

  在导师宣传片中,蔡依林、李荣浩、欧阳靖三位导师分别展示了自己的专业技能,并表示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经验帮助训练生更快地成长。舞蹈导师蔡依林表示舞蹈的魅力,源自对每一个细节动作的精雕细琢,同时要自信、要张弛有度。音乐导师李荣浩则透露了练高音的绝招,“想吃火锅就别怕辣”,想唱高音就别怕破音,要把唱歌当成说话一样自然。说唱导师欧阳靖提示训练生,技巧和节奏感都是基础,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才是标准。另外,艾福杰尼和徐明浩两位教练也提醒训练生们,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想要变得优秀就要拿出加倍的努力,他们也会一直陪伴训练生们一起训练。

  李荣浩遭送花“表白” “问题少女”蔡依林现场“发怒”

  《青春有你》尚未播出,但很多网友已经迫不及待了。果不其然,节目提前放出的首期花絮亮点就超多。首先是有着“两幅面孔”的张制作人,当遇到“口音队”,听着训练生“n、l”不分的自我介绍时,他忍不住笑趴在桌上。同为南方的人他,不仅自嘲自己说话有“塑料普通话”的味道,还不自觉地一秒切换“塑普”,和老乡训练生对话。如此温和的他,让人不禁如沐春风。然而画风一转,在面对另一位训练生时,他却突然现场发飙,一连质问训练生“你的梦想是什么”?究竟现场发生了什么,让好脾气的张艺兴都忍不住暴走?

  而先期被网友称为“魔鬼”导师团的张艺兴、蔡依林、李荣浩、欧阳靖四位,初次见面便组成了“搞笑尬聊团”。独自发展20年的蔡依林,第一次接触男子组合,立马变成“问题少女”。“什么叫智慧担当?”、“他们的练习时间是怎么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逗坏众人。李荣浩则是变成“李怼怼”,面对张艺兴“躲猫猫”的打招呼,李荣浩“吐槽”道“你无聊不无聊”。不仅如此,他还笑称张艺兴新歌《NAMANANA》叫《拿么娜娜》。录制时,李荣浩还被训练生送玫瑰花当场“表白”,并忍不住闻了十几次的花香,引得蔡依林娇怒了一声“哼”并发问“为什么不送我”。导师欧阳靖也是搞怪到停不下来,见到同样中文一般的训练生,表示我们多“尬聊”,一起学中文。

  “青春有你,未来可期”,百名训练生的逐梦之旅即将起航。爱奇艺《青春有你》,期待与你一起“越努力越优秀”,见证他们的蜕变。

“你说的没错,不过对付你们这群后辈还不至于让我为难。”沈贤主的声音极为动听,如同金玉相击,让人听了后不敢生出任何忤逆的念想来。老二眼见粗壮汉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不由得语气柔和之中,伸出手来,在粗壮汉子抽泣颤抖着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数十万魔族铁骑马踏一元宗,咳咳!”老者咳了几声,嘴角一丝鲜血顺势流了出来。

© 2018 大赢家生活网版权所有 大赢家生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